恩與緣 戴素英

  觀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,忙亂匆促的步伐,心裡想:大家真的了解什麼是他們的
方向和無悔的選擇嗎?心情永遠是自在、幸福、愉快而非怒惱煩充塞嗎?能永遠清明
,確定的掌握自己人生的價值嗎?以前有悉達多王子,他遊城門目睹生老病死,欲求
解脫之道,進而了悟,且在當時提倡眾生平等,皆具佛性,被婆羅門斥為魔頭,終成
為了至今大家敬仰的佛陀;耶穌基督奉命而來渡化眾生,卻被釘死十字架,死而復活
後,使基督教興盛至今;孔子周遊列國傳播仁政,教育弟子,但削跡伐檀,被困而飢
,於今仍不減其丰采;伽俐略認為地球是圓的,卻被斥為邪說異端,判刑入獄,而今
卻為不爭的事實……。一切一切都來自觀念的改變,一份對生命的執著和熱切。今日
因天時運旋,轉到三期大開普渡,老(生天生地萬靈主宰)有命,彌勒祖師鴻慈掌
天盤,濟公活佛、月慧菩薩身擔大任,掌道盤,於是一艘航空母艦般的一貫法舟就此
啟航。

  手拿生死錫杖,背負乾坤羅包,篇篇聖訓,句句慈語,在在呼喚迷子。自古孔子
即言「朝聞道,夕死可矣」,孟子亦言:「學問之道無他,求其放(放失之心)心而
已。人有雞犬放而知求之,人有放心而不知求,哀哉!」,中庸首章「天命之謂性,
率性之謂道,修道之謂教」;昔日司馬遷身受宮刑,仍舊忍辱,只因欲「窮天人之際
,究古今之變,成一家之言」;老莊悠遊在生命大海,洞察天地萬物實相,佛陀了悟
箇中真意,一切一切無不在震撼、提醒我們應成為一個真正的人-頂天立地、氣吞山
河的人,別做腐儒,或糞土之器,終日吃穿,沈溺於功名的追逐。

  「不經病痛,不知生命可貴;不見生死,不止名利爭逐」,仙佛以其睿智使我們更清楚生命的深層意義。德國哲學家尼采亦言:「若能參透為何,必能迎接任何」。是的,我們若常保清明,則能對任何困逆,來得坦然、豁達。所以「真真假假,假假真真;悟透真假,定超塵」,聖賢仙佛藉這大開普渡時機,引導我們徹見本性,不復沈迷,更能以內心的光明來幫助更多的人,所以一切都感謝天恩,感謝如此殊勝的因緣。

  濟公活佛於清朝末年倒裝降世為第十八代祖姓張,後人尊稱弓長祖為師尊。師尊三大弘願:一在先天救渡眾生達本還源;二在後天,移風易俗,促進世界大同;三為復興中華固有文化。多貼切時代的需求,多麼大的悲願。菩薩總是但為眾生得離苦,不為自己求安樂,濟公老師手拿破扇,要將大家搧上天,不復沈迷。

  《修身寶鑑》一書中有言「一勸賢良急早修,莫在紅塵浪裡遊,世事如花開易謝
,光陰似箭去難留」,又仙佛慈語:「在這人生逆旅,問汝將何以期許?千年淒哀孤
墳寂,汝是否能安其裡(內心)?」又:「回首紅塵裡,痴心男女逐幻夢未醒,迷失
了真情,且觀古與今,孰重孰輕?公侯聲赫赫杚虛名。」昔日郭子儀位高權重,請人
築高牆,告訴築牆人,牆要堅固才好。築牆人回答:每位公侯的牆都是我築的,只看
到人變換,而牆依舊。於是郭子儀立即乞老歸鄉,因為他了悟了這夢幻與價值之間的
分野而止爭逐之心。人皆可為堯舜,我們是不是也應儘快清楚自己人生的定位,明白
自己的方向呢?
 
  感謝天恩師德,有一莊嚴天道道場─觀音堂,應西甲有緣人而來。座落於西華村九十之二號,由點傳師林美秀、陳金春及陳壇主秀鳳推動道務,度此有緣,使有緣人身心不再隨浪逐。實際上西甲也有很多資深前賢,大家齊心力,定能開創西甲更美好的未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TOP
(本文作者為天道信徒,現任台北市大安國中教師)